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LZ666-欢迎您

讲我的故事 ...

 
 
 

日志

 
 

不是记念的记念  

2010-12-07 00:20:38|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姐哥离世已经一个多月了。不知五姐是否已经从悲痛中走出来。

一直也没给她打电话。安慰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她说。还是让时间来冲淡她的哀伤和悲痛吧。

 

1029日上午收到一条短信,是成都五姐发来的:“你张哥已于今晨辞世,知道你无法前来,但还是要告诉你,这样我心里好受些。”

噩耗来得太突然,犹如晴天劈雷。

后来才知道,前一天晚上姐哥正在辅导他外孙做作业,突然感到一阵心里不适,还没来得及服药就已经不行了,紧急送到医院,终于因心肌梗死,抢救无效而去世。

噩耗传来,大家都悲痛不已。

虽然我不能前往,老妻与孩子们得立即赶过去。经6小时长途奔驰,于晚上9点半赶到成都。与姐哥作了最后的告别。

 

我与姐哥的感情是很深厚的。虽然一起生活的时间不算长,但他给我的影响却很大。他的突然离去,许多往事不由得在脑海里一齐翻腾起来,历历浮现,让我数不能安寐。

姐哥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家庭。父亲去世早。曾听他说起自己童年读书的艰难:早上天不亮就起床,要20多里的山路才能赶到学校。有时候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家里穷,一年四季都是打赤脚,冬天也很少穿鞋......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他坚持从小学读到中学,后来在他舅舅的资助下读完大学。

姐哥是个善思慎言的人。他生活朴素,为人低调,工作中只知道踏实做事,不喜爱抛头露面,是个典型的学者型知识分子。六十年代中期从重庆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工厂做技术工作,是厂里为数不多的高工之一。虽然是技术上的领导,但与他相处的工人都觉得他这个人很随和,一点也不张扬。

在家里,姐哥还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他与五姐几十年来相敬如宾,共同撑起一个小家,他对子女的教育很严格,夫妻俩协手把两个孩子先后都培养成了名牌大学的学生,这让许多的邻居都投来羡慕的目光。

 不是记念的记念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不是记念的记念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不是记念的记念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不是记念的记念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不是记念的记念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不是记念的记念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不是记念的记念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不是记念的记念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也许是从小受过艰苦生活的磨难,姐哥一直保持着一个好的传统习惯:生活简朴,节俭,不吸烟不喝酒。既便是后来生活条件极大地改善了,他也还是一如既往。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能吃饱、能穿暧就行了,再吃多好、再穿多好,还不是一样的?”

姐哥平时不善与人言谈交往,但工作中是一个拿得起,顶得住,让人放心的人。

70年代,那是在东北依兰厂工作,厂里要造一条300吨的驳船,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什么资料都好找,因为谁也没接触过这方面的资料,厂子里大大小小的十几位工程技术人员都不敢接手这项任务。厂领导找到他,他才调到这个厂工作不久,二话没说就接手了。几个月里,他顶风冒雪地吃住在松花江边,硬是从零开始,领着工人把船造出来了。

姐哥还有一手好的钳工活。也许因为他是学工科的,又长期与工人打交道,钳工、钣金、电工什么活都能拿得起来。他做事非常仔细和精心,不论做什么,都必是精以求精。业余生活中,他可以把一根钢丝锉磨成一颗精美的钩钩针,用废铁皮打制的小水桶、洗衣盆,刷上油漆,你不注意还以为是从商店里购买的。他做任何事情都要先思考良久,这让不了解他的人会觉得他很像是在“磨洋工”,其实他是在构思,在精雕细琢。

他在家里还专门有一个小工具箱,里面装的是他自己打造的一些小工具,凭着这些小工具,一些日常用的生活器具他都能“自造”,他把家里里里外外都收拾得井井有条,那种细心劲,让五姐和孩子们都很佩服他。

在共同生活的日子里,他的一言一行也影响了我。我是个性子急燥、又比较粗心的人,在他的潜移默化和影响下,我也学会了耐心和仔细,学会了遇到问题会独立思考。姐哥他那种做任何事都特别认真细致的精神,让我在工作中也受益很多。他曾给我说过:“没有学不会的事,只看你想不想学!”“细心总无大错。”这些话让我一直铭记在心。

退休后的五姐和姐哥就在北京与成都的孩子家里轮流住着,孩子说父母一辈子操劳,该好好休息、享享福了。

但他们老俩口觉得成都的气候条件好些,商量后就在成都买了房,住房与女儿的家也隔得近,女儿又是在医院工作,这样有事可以就近照顾。

没成想这才安定下来没几年,姐哥就先走了,而且走得是那样的急,那样的匆忙,怎么能不让人感到痛心、惋惜。

如今,那些经姐哥亲手打造的物件都还在,而制造者却已经远去,“言犹在耳,斯人已逝”,睹物思人,怎么不让人心酸难过?

 

2010-12-7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