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LZ666-欢迎您

讲我的故事 ...

 
 
 

日志

 
 

师生联谊会后的回忆  

2009-09-06 22:30:57|  分类: 人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参加了一个由学生自发组织的师生联谊会,79级高三班的同学庆祝毕业三十周年,我做为当年的任课老师之一,也受邀参加了这次的纪念活动。

联谊会上学生们齐聚一堂欢声笑语。三十年后的欢聚,相互间有说不完的同窗情谊,也道不尽当年的顽皮与淘气,真像是时光倒流又回到那三十年前了。

座谈中,全班同学发自内心的表达了对老师的感谢。感谢对他们的严格要求和谆谆教诲引导他们走进了知识殿堂,感谢老师严谨的治学精神始终潜移默化地影响和改变着他们,让他们终身受益。

这情景让我们几位老师特别感动,更感受了学生对老师的敬重和一片情深,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我没有想到,还有学生到现在都能绘声绘色地回忆我当年的教学情境来。有几位当年家境贫困的学生谈到第一次见到我的印像之深和后来对他们的帮助,还专门走到面前给我鞠躬、致谢,表达出对那一段寒窗苦读的刻骨铭心记忆和永远也不忘老师当年对他们的关爱。这种发自内心的感激,让我真实地体会到做老师的光荣与自豪,让我激动许久。

如今他们都事业有成了,让我也很有感触。不由钩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想起79年调回四川被“意外”分到那所公社学校的日日亱亱。

(一)

三十年前,我从东北调回四川。永远都记得,回到四川的日子是79年的61号。

当年信心满满的我,回来的第二天就急着赶到县文教局去报到,不过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把我夫妻俩分配在县里一个偏远山上的公社学校。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像掉进冰窖里了。

原先“商调”时,说好的是安排我在某镇上的中学教书。现实分配的结果让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后来才知道是接收我的学校认为我水平不够,临时变了卦,拒绝接收,让我遭遇到了“退货”!

当时内地有一种传言或者说法,边疆与内地的教育教学水平是有很大差距的。言外之意就是东北调回来的教师水平不咋样。我也搞不清楚到底自己的水平有多低,私下里自己还在想:我在兵团教高中,回到四川来教个初中总该是胜任的吧。

在黑龙江建设兵团,我是一所师直属中学的高中物理教师,还担任一个重点班的班主任。教学工作和生活条件都不错。为什么又要离开那里调回四川呢?我和爱人婚后分居多年,后来她终于调去了东北,但工作了两三年也不能适应当地的气候和生活,无奈之下又调回四川。想想当初她调来东北是为了家的团聚,所以我决定调回四川,也是为了家庭的完整。

回四川之前我也曾做好了思想准备:兵团的师直属中学,级别相当于地方上的地区重点中学。而调回来的地方是一个山区农业小县,安排的工作单位只是个乡镇中学,这与我原来工作的单位相比各方面都有巨大落差的,不过为了家庭,我坦然接受现实,所以当初商调时说是到乡镇中学,我也没意见。

结果比我设想的还要糟糕。原来联系好的那所乡镇中学,终于还是不放心我的能力和业务水平,把我拒在了校外!这让我的自信被彻底地动摇,后悔也来不及了。

(二)

只有服从组织安排去了那所山上的公社学校,老婆为我也离开镇中心校与我一同被安排去了那所学校。学校很快就带口信来让我早点去上班。因为在那么一个公社学校里,还有一个高中毕业班,现在还没有正式的老师给他们上课。一直以来都是找人在代课,我去了正好可以顶上。我不知道那所学校是在哪座山上,好在老婆是当地人,由她来陪我一同去学校。

学校条件之差、之困难,是现在这个年代的人是很难猜想的。首先感到困难的是交通,真的是要多糟糕就有多糟糕。

校舍建在公社(或者说是村子)的旁边,是一座古庙(也有人说是祠堂)改建的。那里只有一条机耕路通山下,不通汽车,进出学校就全靠双脚走。从镇里到山上学校,要走二十几里的山路。

记得第一次去学校,这是我一生中次数不多的走山路。途中有一段陡坡太陡,我是手脚并用才“爬”过去的,我在平原生活惯了的,从来也没见过这么陡的路,有的路段太滑太窄,还要由老婆牵着我才敢走。现在回忆起来还觉得好可笑。更有趣的是,远处的山民看见有个男人被女人牵着走路的样子,觉得好生奇怪。就“喔喔呜呜”地乱叫乱喊。我问“他们在干吗?”老婆说“他们在笑你呢!”

那时全公社仅有一部电话,还是与有线广播共用一根线,遇上区里广播占线,再急的事也打不出电话。

照明用的电灯就如同荧火虫发的光,幽幽的,忽明忽暗,山区的电压太低又不稳,时常停电,批改作业有时还得点盏煤油灯。

一到夜晚,叮人的山蚊子就满屋乱飞……感觉那个地方、那里的生活,原始得“恍如隔世。”

()

但学校却从小学直到高中都有学生。那年头也不知道领导的办学思路是怎么想的,也许因为是文革后的79年,全民大办教育,那么艰苦的农村,有条件和没条件的都在办学,甚至还要办高中。这里的高中班连任课的教师都没配齐啊!这不是误人子弟么?

看见那些生活艰难的孩子,我心里也很震憾:许多穿的还是补丁叠补丁的衣裳,吃的是掺了红著的苞谷(玉米)饭,夏天基本都是打着光脚板(赤着双脚不穿鞋),每天还要步行数里、甚至数十里的山路来上学,风雨无阻。

这样的现象,在兵团最艰苦的连队也不存在呀,没想到在内地的农村却是十分平常的事。

但孩子们个个却很阳光很开心,丝毫没有不快乐、不幸福的感觉,看到他们孜孜以求的目光,我也被他们的求知渴望感动了。

就是在这样一种失落和矛盾的心情中,开始了新学校的教学生活。

(四)

那所学校,连一件仪器也没有。连起码的演示实验也做不成。课堂教学就全靠老师一张嘴、一支粉笔在黑板上“做实验”。这些学生多数都是当地农家和周边山民的孩子,许多从来没出过门,他们的知识面和生活阅历几乎就是空白:简单举个例子:你在物理课中举个生活中的“自行车”例子,可他们从来就没见过什么是自行车!这样的教学条件和学习环境,学生的学习效果怎么能好呢?唯有靠老师多付出汗水和时间了。

我有一个习惯,在教学中我从来不对学生的智力说三道四。一些成绩不好、学习方法差的学生,我能不厌其烦地给他反复讲解。我知道这些学生的理解能力差并不是因为“笨”而是缺少相关的知识和生活阅历,你只有耐心给他们补上才是解决的办法,埋怨是没有用的。渐渐地学生也愿意来与你接触、愿意来找你、愿意来向你请教问题了。学生觉得你不歧视他、不另眼看待他,他就亲近你,学习也就更加的努力,更加勤奋,更加刻苦。

我有时在想,这些学生只因为生长在农村,不能接受到与山外孩子相同的教育,真的很不公平,但又能怎么样呢?命运真的很捉弄人。

在那个年代,农村的孩子要想改变命运跳出“农门”,唯有通过学习考上大学或是中专才能走出大山。这个班的学生虽然在当年并没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可喜的是他们中的多数人却从不放弃自己的努力。后来的坚持,让多数孩子走出了大山。知识改变命运,不少孩子都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也正是这些农村孩子不甘命运摆布、敢于抗争命运的自强精神,激励了我,让我受到启发,受益匪浅。让我从失落、悲观、忿满和强烈的生活落差中,终于能正视、直面于当时的现实,用自己的努力证实了自己并不是一个很差的老师。

这个学校的校长是个很爱惜人材的领导,我虽不算是什么人材,毕竟是唯一的从正规学校调来的教过高中的老师(这个学校许多是民办教师,教中学的教师也是从本校的小学教师中抽上来的或是外请代课老师)。校长他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安排了我一家的住房,帮我解决生活中的困难,让我在失落中感受到了温暖。我也努力做好自己的教学工作,教学的能力与水平也很快被大家认可。

原来把我拒在了校外的那所学校,后来两次通过不同的渠道来间接地做我的工作:希望能到他们学校去任教。但我思考之后还是婉拒了,中国有句话说的是“士为知己者死”,山上的公社学校条件虽差,但领导和同事们相处很好,待我不薄。镇中学的条件虽好点但学校的领导太让人寒心,那样的学校有什么可值得去的呢?

五年后我被另一所中学调走,再一个五年后又被调到县教委工作一直到今天。

马上我就要退休了,回忆自己那一段在公社学校教书的经历,是最值得珍藏记忆的。我一生走过来,总是磕磕碰碰的,经历了许多的曲折。但我又是很幸运的,我总能在适合自己的地方找到自己的位置,真的是要感谢老天爷的公平。

 

2009-9-6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