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LZ666-欢迎您

讲我的故事 ...

 
 
 

日志

 
 

谭四的故事(上)  

2009-05-31 22:5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谭四的故事(上)

[故事纯属虚构]

谭四的大名叫什么,许多人并不知晓,大家都这样叫,他也习惯了,远近的乡亲们都知道他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心眼极活的小诸葛,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能人”。

他最初跑点小生意,后来开始倒买点山货,能做的生意他都做过,无奈他为人太过于算计,做生意的口碑不太好,与他打过交道后都防着他,正经的生意人就不与他再往来。加之这里地处穷乡僻壤,所以他怎么捣腾总是没发起财来。

不过他的头脑灵活,一直都在不断地折腾,还进城还去做过几天的生意。但城里的人更注重商德和信誉,所以他打不进正规的商圈,只能靠走点斜门歪道来搞钱。

搞斜门歪道,城里可不缺这方面人才,比他鬼的人多了去了,他终是没能发起财来。

随着年纪的增大,他觉得自己的体力和精力都不行了,思前想后,还是静下心来做点事。俗话说的好:远走不如近捞抓!他退守家乡,就在村东头的路口,开了一间杂货店。

杂货店设在进出山村的路边,出山进城都要从门前经过。

山里交通不方便,这里远离城镇,又不赶场(不赶集),买任何物品都得走出山去。他的小商店开起来后就方便了村里的人,来这里买东西的人多,甚至也有过路来喝个酒、歇个脚的。村里的老少爷们空闲了也爱来这里打个小麻将,吹吹牛,摆摆龙门阵。人渐渐多了,这里也就成了天下新闻发布的地方,人们在这里交流各自听到、看到的消息,议论村里发生的大事小情,来这里购物方便了乡亲们,他的生意也还不错。

只是他的老毛病总不改,爱干些以次充好、短斤少两的事。还把城里处理的过期的东西采购回来买给乡亲们,价钱也贵,时间一久人们就都知道了他的这个毛病,但乡里乡亲的大家也就不好说什么。何况这里又没有第二家商店,独此一家别无分店。

 

地处乌江下游的大牌楼,曾经是一个很热闹的地方,只是因为前些年搞什么“折区并乡”,这里才冷清下来。当地传说,这里过去曾出过一个什么朝代的诸候。葬有皇坟。因为风水好,后来许多有钱人家都将坟墓修在村后的山上。不过在大跃进年代和后来的文革期间,这一片的古墓早已被夷为平地,只是乡亲们偶尔会谈起“某某在挖地时,又挖到什么什么”之类的话题,一般多是饭后茶余的信口开河,谁也不去当真的。

 

话说这年夏天,特别地闷热。忙完了农活的人们照常来这小店里喝酒闲聊、打牌。村东头的张三无意中问谭四:“昨天夜里都那么晚了,你俩口子还在地里忙些啥呢?深更半亱的不回家,也不骇怕?”

谭四一楞:“我怎么没在家?”

“那是谁在你家地里瞎刨啊?”张三问。

谭四不说话了。人们将要散去的时候,谭四把张三悄悄拉过一边:“昨晚你真看见有人在我家地里?”张三肯定说“真看见了。”不过谭四细想了想:我那地里不过是才收了小春,没什么可以偷东西,管他呢。

第二天下午,来这里歇凉的人还没来,张三就又来了,特别认真地告诉谭四:“昨晚我又看见有人在你家地里挖东西了,真的不骗你。”

谭四心里立马就跳了起来:难道真的有……?但他嘴上并没说什么,只是马上交待老婆照看好店里的生意,自己跟着张三来到自家的地里。

张三是村里有名的老实人,家里穷,前几年老婆也跑了。除了好打个牌,再无什么爱好,平时话也不多。他的家就在村西边,离谭四的地不过百米,所以他相信张三的话是真的。别人的话他可以不信,但张三说的话一定是真的。

谭四喊上张三一同去地里看看究竟。

地里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刚收过小春的地,还留有一些庄稼茬。倒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丢过。

不过还是让细心的谭四看出点名堂:这地的确被人挖刨过!只不过又被别人小心地平整回去进行了伪装。

谭四让张三立即找来挖锄,他们把昨晚被别人挖过的地方,也挖了一遍。但什么也没有。这让谭四很失落。但却隐隐约约让谭四想起什么,他让张三今天晚上注意一下看还有什么情况,独自回到他的小店。

半夜里张三跑到小店来告诉谭四:那两个人又去你家地里了!

这一次谭四真的热血沸腾了。他连夜里喊上村里几个强劳力的年青人,躲在地边的沟里,监视这两人到底在做什些什么。直到快天亮了,才见那两个人再次把土刨平整后,背上一个装有东西的编织袋,要匆匆离开。

那两人刚走到地边,冷不丁地从沟里冒出几个人,差点把这两人吓了个半死!

原来是两个外地来这里挖宝的。一高一矮,灰头土脸的非常狼狈。操着外地口音说愿意拿出点钱来了事,商量能不能放过他们。

不由分说,谭四拖过编织袋来打开一看,大家都傻了眼:袋子中装了几件才从土中刨出来的铁家伙,锈迹斑斑的,好像是古物,虽然大家都叫不出来这是些什么器物,但感觉是值钱的文物之类。 

“想拿点钱就了事?走,到派出所去说清楚!”几个年青人就要拉上他俩去派出所。

两人只得低声下气地求情希望放他们一码。

他们说“到派出所去无非就是关我们几天,不如我先拿点钱大家分了,和和气气的都发个财。”

这里数谭四阅历最多,大家都看着他,看他怎么说。

其实他也说不出个啥来,只是觉得这些东西到底值不值钱或到底又值多少钱,他吃不准。他在想这两个盗宝人说的也没错:送到派出所去,大家无非受点表扬而已,东西可就上交了,大家忙了一亱,那样做一点也不实惠。

但他又不想就这样放走他俩。总得还要榨出点什么来才行。而且他想的更远:这两小子肯定还知道有更多的藏宝的事,为什么不把他们先留下来,自己再慢慢地审一审?

想过之后谭四说:你们说这些东西值钱,谁知你俩是不是想骗我们?

“这些东西其实真的是不值几个钱。”矮个子说。“你看我们交点钱,能不能放我们走?”

见这俩小子这样说话,谭四心里明白了。

(未完待续)

                                                                                   2009-05-31
  评论这张
 
阅读(201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