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LZ666-欢迎您

讲我的故事 ...

 
 
 

日志

 
 

让我终身感激的第一人(二)  

2009-12-05 00:03:12|  分类: 人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我终身感激的第一人(二)

不久,一批被打倒的“走资派”送到连队来劳动。其中就有变相开除27名学生的那位校长。

校长叫朱明超,是个身材精、沉默寡言的老头。我们刚考进南中时,还奇怪怎么“校长姓朱而他的几个孩子却姓刘?”后来才知道刘姓才是他的真姓氏。再后来又听人说起他的传奇经历,才知道他解放前是做党的地下工作的。学生间还传说解放前他家庭是上海的富豪,很早就参加革命,青年时代在上海学习音乐时还与李德伦是同学,是文化界的地下党等等,这些光环不由得让我们对他肃然起敬,心生崇拜。

又听说他曾是位十三级的高干,好像是因为工作失误被降到行政十五级,才来这里当校长云云。不过这十五级干部当一个中学的校长在那时也是少见的。

但处理27名学生的事,让我改变了对他的崇拜和好感。不知道他当时是怎样思考的,肯定是极左行为。政治就是这么爱开玩笑:当年执行政策时唯恐不左,现在他却被更左的人打翻在地,自己沦为了阶下囚。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变迁,真有点让人哭笑皆非,还曾让我私下里产生过一种莫名的、报复性的兴奋。

走资派下放劳动,要住在连队,安排住宿时恰巧把他安排到我住的寝室。

初见面时他并不认识我,后来提到“我曾是南中的学生”这个话题,他才隐隐地感到了什么,他似乎也想起什么,但他什么也没有说。我也不想为难他,那时他在学校已被搞得焦头烂额,我又何必落井下石呢,何况,开除27名学生的话题早已是时过境迁的事了。

寝室共住四个人,另外两个是上海知青,相互之间很少交流。两个知青放工回到寝室,完全是旁若无人的样子,他们用上海话聊天,有些语言就是侮辱朱校长的,他本来就是老上海,能听不懂他们谈些什么吗?后来我也感觉出来他们说话的那种眼神,这让他和我都觉得很难堪,我不喜欢上海知青那种旁若无人的样子,渐渐我与朱校长就靠近了。

虽说我不喜欢他这个校长,但总归还是曾经的师生,相处之中总还得说说话。

我也一直想找个机会问他:当初让我们离开学校,到底是谁的主意?

但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开口。他也很少讲话,他处在那种情况下也不肯主动多说话,直到后来我们分别,我也没问他,他也没告诉我。

他来到六队人生地不熟,又属于被监管劳动的对像,每天早起下地劳动,晚上回来早已疲惫不堪,又是上了年纪的人,没几天就生病倒下了。

出于对老人的尊重,我下意识地对他问寒问暧,顺便帮他去食堂打饭打开水,给他端热水洗脸洗脚,给他拿药。就这样,我们渐渐还是成了忘年之交的朋友。

那段日子里,有时候自己也在想:已经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总耿耿于怀地记在心里也不解决什么问题,现在大家都是一样地当农工劳动,还有什么可企求的。这样思考也就淡化了我对他的排斥。接触一段时间后他让我不要再叫他“朱校长”了,让我叫他“老朱”,说这样比较随便。

不久团部打来电话指示不让他参加体力劳动,可能上级有什么批示,让他只像征性地参加点力所能及的劳动就行了,收工回来也不需要再去向管理人员汇报思想。

那个年代没有什么文化生活,聊天就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我们因为曾经的师生关系,有时还可以敞开心思来天上地下、山南海北地聊天,这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我发现老朱非常博学,也很善良。与他的交往,让我增长了不少知识和阅历,学会了许多为人处事的经验,一段时间后,就彻底改变了我对他的看法。

我喜欢看书,在那个年代除了毛选很难找到别的什么书籍,他就利用回家取衣物时给我带回几本他家被抄家时没被抄完的书籍,除了国外的名著,也有些语文数学类的参考书,他说是找学校老师借的。能看到名著这在当时是很困难的。为了打发时间,我把那些数学语文参考书也都看了。他给我不止一次说过:“空闲时读点书、学习点知识是很好的事,知识永远都是有用的。”学习的东西“现在用不到,将来一定会用得到。”又说“不能进学校,自学也可以,只要自己努力坚持。”

在学校,朱校长就是个权威,平时极少看见他在学校露面,偶尔见到也是非常严肃的样子,更少见到他与学生交谈,现在的处境却让我们能这么心平气和地交谈,推心置腹地聊天,让我很开心。

现在的老朱与昔日的朱校长,早就判若两人,对他的印像就这么奇怪地叠印、绞合在我的脑海里。

不久接到上级的命令,老朱要走了,要回到领导岗位去另做安排,临走前,我帮他收拾行李,他最后给我说的一句话说是“不要荒废时间,自学也是可以成材的”。

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也再也没有联系过,听说是调到哈尔滨工作去了。但他给我说的一些话,至今我还记忆犹新:“不能进学校,自学也可以,只要自己努力坚持。”特别是临行前留下的话:“不要荒废时间,自学也是可以成材的”。这也许是他对开除我们27名同学的一种歉意的表达吧。

现在,我早已不认为当初开除27名学生是他个人的行为了,在那种唯恐不左的年代,许多人都是在搞极左的形式主义、办极左的事,他当校长时作的决策,只不过是顺应了那时的疯狂政治形式而已。

在我处于整天无所事事的知青岁月里,与他的交往,让我学到许多人生的真谛:“知识永远都是有用的,现在用不到,将来一定会用得到。”

这些话也一直是我学习工作的动力,并伴陪着我不断的取得成功和受用终身。

 

2009-12-4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