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LZ666-欢迎您

讲我的故事 ...

 
 
 

日志

 
 

讲个神奇的故事---在乡下看请“箢兜神”  

2009-12-14 17:22:27|  分类: 生活趣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十代年初我还在山上教书。有一年的暑假天气特别热,想想那山下一定是更热的,就不想下山去耍,整个假期就呆在山上的学校里避暑。

住在学校总共只有二、三家人,平时热闹喧嚣的校园,放了假一下子就安静下来,开始还觉得这可是难得的清静,时间一久,又觉得无聊了。

老师的家多数在农村,当地俗称“半边户”,放假就回农村了。剩下几家人守着这十几间空教室,百无聊赖。每天太阳一出山,除了听大树上“知了”不知疲倦的鸣叫外,就是死一样的寂静,天天重复着这样的日子,渐渐就觉得很烦人。

于是看到回学校来办事的老师,就非得留他们多呆一会,好听他们聊聊乡下的趣事。学校的张副校长家也在农村,一次他回来办事,谈起乡下在兴起请“箢兜神”的话题,引起了我们的好奇。

这是近似于一种迷信的游戏,当然,类似于这样的游戏解放前的农村也出现过,解放后反封建、破迷信,这些事也就消失了。

我对农村的事情不甚了解,也不知道什么是请箢兜神。读书的人是不相信真有什么鬼呀神的。出于好奇,央求张校长能带我们去看看。张校长说他亲眼看过,也觉得很不好理解。

一天,张校长专门回学校悄悄说:今天晚上有一家要请箢兜神,问我是“去看、还是不去?”

当然要去,这样的机会哪能错过呢。约上同住在学校的李老师,我们三个悄悄的就出发了。

老师与我同是涪陵人,他还是在刚解放的那一年就进山来教书了,他的教龄与我的年龄一样大。虽说我们年龄相差不少,但我们很合得来。他也没见过这些事,带着满脑子的好奇和疑问,都想亲自去见识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到达那里时,离天黑还早得很,主人家的准备工作都还没开始呢。

这是个典型的农家院,住有七八户人家。主人说准备工作不麻烦,就是等太阳落山时去山上背阴的地方砍根竹子来,编个新箢兜就行了。一切都是现成的,不用作什么准备。

时间还早,热情的主人端来解渴的老荫茶,大家围坐在屋前的空地上闲聊着。

这里历来有尊师重教的风俗,老师来到家里做客,主人家是非常有面子的。不像现在的一些地方,做教师工作的时常遭人垢病(啊,这有点跑题了)。虽说农村很落后、也守旧,但人们普遍尊重教师,重视教育,从解放前到如今,这个传统还保留得很好。比如在每家的堂屋正中位置,家家都供有神龛(这里也叫香火),逢年过节都要在上面写上“天地君亲师”加以供奉,这里的“师”指的就是老师。左邻右舍听说老师来家里作客,都要围拢来搭话、打招呼。

晚上的活动就在他家的堂屋举行。原想先向主人打听今天晚上活动的程序,男主人一个劲地眨着眼睛暗示我们不要谈这个话题。张校长把我拉到一旁说“这箢兜神小气得很呢,瞎议论就怕今天晚上请不来了。”于是大家都闭口不说这事。

不久就该吃晚饭了。推豆花、煮老腊肉是四川农村人家待客的首选。一会儿一桌丰盛的农家宴就摆上来了。可以说主人家也是倾其所有来待客,让我和李老师很不好意思。我和李老师都不喝酒,陪我们的张校长就代我们喝,三巡之后,天就开始要黒了,为了不耽误晚上的活动,早早就散了席。

堂屋里摆起一张八仙桌,其上放了一碗面粉。在神龛前面又摆上了香烛纸钱。主人家请人写了些什么字包在纸钱上,我们也看不懂,好像是画的什么符,又不能随便问主人家。张校长一再交待:只可以细看,不可以乱动乱说,我们自然要遵守乡里的风俗。

主人一家跪在香案前面,点上香烛,看热闹的人就站在两边,大家静静地等候着。

一会儿,请“箢兜神”的道具拿上来了:这是一只用才刚砍下的新竹子编成的小箢兜。箢兜本是农村用来盛杂物的一种工具。如同北方的簸箕(一边开有口,这种工具还真不好用语言来描述它的形状)我在网上下载了一张图来说明,箢兜就是这个样子。(见下图)

讲个神奇的故事---在乡下看请“箢兜神”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图中的ABC是我为了说明问题而加的。主人用红绳在箢兜的背边A处綑上一支筷子,再将它翻扣在桌面上,这支筷子既是箢兜写字的笔尖,又形成一个支点。另外找来两个小孩子,各伸出一根食指在BC两点处托住箢兜口,这BCA处的筷子就组成了三个支点,让小箢兜水平地(倒扣着)支在桌子上。

打杂的乡亲在外面烧香、烧纸钱,主人家派一个人跪在那里,口中念着某某神仙的名号还一边磕头,那意思就是说“请他来家里坐坐,请他来帮忙解决什么事情。”

农村的请神问卜,常常是乡下人在求助无门时的无奈之举。诸如家里丢了牲口,就去问问神仙该“去哪个方位寻找?”生了重病的小孩,医来医去都不见好,就去请神来问问“什么时候病才能好?”或者有亲人出门在外已经好久没了消息了,也要请来问问“亲人现在否平安?”如此等等。这些请神问卜之类的事,其实不管灵与不灵,主人家要的,不过就是寻求一种心理上的安慰。

一会儿从堂屋悄悄传来话说“来了来了”于是烧香的人们赶快回到堂屋,看请来的箢兜神表演用写字的方式来回答人们的求问。

桌面上的面粉已经均匀地被平撒在桌面上(这相当于一块平放着的黑板),原来静静地停着的小箢兜,突然就移动起来。两个小孩各用一根食指托住箢兜口,为的是不让它倾倒,上面梆着的筷子就在桌面上飞快地写字,还拖着两个小孩的手指随着箢兜在不停移动,移动中那筷子尖就在桌面铺的面粉上画出字迹来,把我和李老师看得目瞪口呆的,真是神了!

我挤进人群去仔细观察,除了两个孩子伸出的小食指与箢兜有接触外,再没有什么可以让它运动的施力物了。开始我还为是小孩在用手推着箢兜移动,后来一想也不对:那两个孩子只是各用一个食指、而且仅仅是托住箢兜,怎么写字啊?注意我说的是“托住”而不是“抓住”!如果是“抓住”, 箢兜运动我就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了。再说,两个孩子要如何配合才能步调一致地写字呢?

看那筷子写字时,还能听见筷子尖在桌面上是很用力刮划过的,刮在桌面上有很大的响声。那小箢兜很轻的,最多也不过一斤来重,靠自身的重量是不可能有那样大的力量,况且小孩子的手指是向上托起的,如果是孩子在用力,不但不能写字,还会让它失去平衡而倒下,如果说是小孩在用力写字,这完全不合道理。

疑问先放在一边,先看看热闹再说。主人家抓紧时间求问自己要想获得答案的问题。就这样边问边写,大约10几分钟,小箢兜就停下了,无论怎么提问,它就是不动。主人赶紧又去烧香烧纸钱,也真有意思,那小箢兜又动了起来,真是说动就动,说停就停,连托箢兜的小孩都不能控制(游戏结束后我还问过其中一个小孩:动和停是什么感觉,他说动的时候感到手像是被什么电了一下自然就动了,想停都不能停,停的时候也不知为什么就停下不动了。)

其间最为有趣的就是有人问:今天来的客人中有谁不是大院的人?那筷子竟然写出“冉”和“李”两个字来,我挤进去细看,还真的是这两个字。又问“冉是哪里人?”先写出“涪陵”,停一会又写出“黑*江”,大家好一阵开心。

那筷子写字是不抬笔的,遇到要换笔划的地方,就顺着笔划重复,比如要写“十”字,它先是写出一横,然后不是抬笔再写一竖,而是把笔尖回到中间再上下划出这一竖来!这也是我看见最怪的写字方式。

游戏活动就这样动动、停停地搞到11点多,就再也不动了,烧了几次纸钱都没效果,有人开玩笑说想是那神也累了,太晚了要休息,于是大家散去。

老师一直默不作声,后来他才告诉我,那“黑*江”实际写的是“黑龙江”,只不过那个龙字写的是繁体,大家没认出来,也没想到会是个繁体字,这又让我心生神奇。

回到学校,我们讨论了好久,也思考了好久,对这个问题都没能得出什么结论来。其后多年也没搞明白其中的道理,直到现在。

世界上的稀奇事很多很多,没搞清楚的事也很多,虽没搞明白,但我决不欺骗自己。就像经常见著报端的“外星人来访”事件,又如“尼斯湖怪”,又如像“神农架野人”等等,都是没有搞清楚的事,当然也就充满了神奇。

我不信迷信,还算是个唯物主义者,但我又正视一些自己没搞明白的现象,没搞清楚就是没搞清楚,也许今后总有一天会搞清楚的,我记录在这里与博友们分享,希望别给我扣上一顶迷信的帽子。

2009-12-14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