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LZ666-欢迎您

讲我的故事 ...

 
 
 

日志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2008-06-24 18:20:49|  分类: 儿时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难忘心中的那条河

五姐与姐哥从北京赶回来看望病重的母亲,也许是药物加好心情对母亲起了作用,她的病情竞有了好转。全家人的心情终于又轻松一些。

时,聊起小时候在姨妈家的那些日子,不免回忆起让我们魂牵梦萦的赵家坝来。

那里曾经是我们童年生活过的地方。有幸福、有欢乐、也有酸楚。心中自然就有一种永远也忘不掉、一种莫名牵挂和怀念的情结。

也巧得很,袁三姐的孙子要结婚,正好可以去一趟赵家坝。

解放前袁三姐是我姨妈的贴身丫环,后来嫁到赵家坝街边的一户柳姓人家。解放后姨妈也迁来赵家坝街上,三姐就经常来帮忙。虽然她与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她人极善良,秉性忠厚,我们一直都保持有联系,如同亲人一般,那份真实的感情不亚于某些有血缘关系的亲情。

一说起心目中的赵家坝,就有太多的记忆塞满脑海,在儿时的记忆中虽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发生,但那里的一草一木却让我怀有很深的印象和感情,不能释怀。

没有打听过为什么在“坝”前要冠上“赵家”二字,因为街上没有一户人家是姓赵的。也许历史上有赵姓的人家在这里垦荒立祠,于是这里开始有了“赵家坝”的称谓,这当然是我的瞎猜。

在赵家坝的旁边是一条终年不断的小河,从山脚下淌过,那是我们孩童时代嬉戏玩耍的地方。那条河的水很浅,不涨水时河面很窄,用两根圆木并在一起就能搭起过河的小桥。而山里人多习惯淌水过河,这就是纯朴。

永远都忘不了的,就是街边的那条小河了。那条浅浅的、清清的、在月光下闪着粼粼波光的山溪小河。

无论你走到哪里,见到小河就会回忆起童年生活过的地方,童年的那条小河,真的是一辈子都会在心中流淌啊。

还依稀回忆起与小伙伴在河中钓鱼,在石缝中捉螃蟹,在河边打水战的那些无忧无虑的欢乐时光。

河岸边是一丛丛青翠的竹林,就象是人工栽植的那样整齐、美丽,修长的竹枝在微风中轻摇,身影婆娑,山风掠过时,就响起阵阵沙沙声,凉爽的感觉就油然而生了。

也不知河边的那棵当年孩子们经常爬上去捉“知了”的老杨柳,现今还健在吗?谢大公屋后的那一丛翠翠的竹林和林边光滑的石板,也都还存在吗?

谢大公屋后有一块空地,月圆之夜,这里就是街坊邻居们聚在一起谈天说地、讲故事的地方。竹林下山蚊虫特别的多也特别的爱叮人,热心人就事先点上用艾蒿和谷草堆成的草堆来熏走山蚊虫,那种方法很有效,但多数人也受不了烟熏,搞得鼻涕眼泪一把一把的。于是街上有钱的人家就会拿出用锯末混上雄黄制的、像姆指般粗的土蚊香,当地称之为“蚊烟”来点上,为大家营造一个说书场来。

更多的时候,就是在街铺门前的青石板上开讲。那个年代没有电话没有广播更没有电视,但人们同样有娱乐有交流,每一块石板下都埋藏着一段美丽的故事,童年的欢乐,现在回忆起来还都是那么的清晰、美好,那样地让人陶醉。

其实,赵家坝不过是在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坝子,一个小乡场,五、六十年代曾是乡公所的驻地而已。

那时的街,是一条不长、呈“L型”的转角街。一边的房子沿小河而建,建到桥头那里,就沿桥的方向折向坝子中去发展了。

街虽不长,却置有乡公所、供销社、邮政代办点、小诊所等,还有一所学校。

没修公路前,这里还是贵州通往涪陵的必经之路。往来的客商、行人多,就像是“茶马古道”上的小驿站,人脉很广,所以这个小乡场就是一处功能完备的小社会,比一般乡场更热闹。

记忆中,除了机关和商店,街上也就二十来户人家,半农半商的。姨妈的家就在街的中间,开个小饭馆兼茶馆,也卖点酒。门面虽很小,不过因为经营诚信口碑很好,回头客多。

在赵家坝留下的最深记忆,莫过于当年街上发的那一场大洪水了。夏天的小河河水暴涨,突然就漫过了岸边的小竹林,又漫上了街,漫进了街边上的铺面,四处是漂着的桌椅板凳和家俱,满街的人都在忙着搬东西,多亏袁三姐家来人把我背到她家里去,才躲过了大洪水,因为她的家就在街边的一处高坡上。大水退去后,又帮着姨妈收拾屋子,我们还在床下捉没来得及逃走的鱼儿,那年我才六岁。

当然这些都是几十年前的往事了,五八年我们就离开赵家坝回了涪陵城。后来与赵家坝是渐行渐远。而今天的赵家坝则早已是时过境迁,模样大变了。

七十年代,因为要在赵家坝上游建一座水库,当地政府出于安全考虑,强行折迁了赵家坝。机关搬走了,学校、商店也搬走了,居民们经过努力抗争无效后,也只得搬走了,整条街基本上就拆掉了。

水库建成后,有些人故土难离,数年后有几户人家又悄悄地搬回没有拆掉的旧房子中。但人脉已散,从此这里就衰落了。

在外多年,都没有机会回过赵家坝,调回重庆后,也只是零星地从别人口中听过一些关于那边的片断消息。

虽说那里早已经折除了,心中却总是难舍难忘。

不知道现在的老街旧址还有多少是留存下来了?当年的玩伴、同学和亲戚们都还好吗?因为我家在最艰难、最落魄的时候在那里生活了几年,也算是一生中最难忘、最刻骨铭心的地方。

快要退休,一切都将要盖棺定论,也终于不必再为生存的那几斗米而奔忙。于是怀念亲友、思念故乡的心情,更加强烈。

五姐从北京回来,于是借着一个星期天,我们开始了重回赵家坝的行程。下面是一些这次旧地重游的照片,与大家分享。

 

 

虽然已通了公路,但边远山村修的公路质量不好,山高坡徒,道路崎岖,曲折蜿蜒的乡间公路,路况不是很好。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一路风光,一路观赏,一路游玩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途中休息,还能看到当年的田园风光,农民正在犁田。现在农村这样的情景很少看见了,都改用机械犁田了。

水牛耕田图。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将要谢去的杜鹃花。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这是一种叫不出名的花。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远山的深处,就是我们要去的赵家坝。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大山的最低处,就是通往赵家坝的公路。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沿途的大山很高很险,所以赵家坝的交通很不方便,现在修了公路,有了很大的改善。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途中问路。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我们跟着亲的车队在山路上慢慢地行驶。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我在文中提到 在上游修建的水库大坝。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车到了赵家坝的小桥头,原来的木桥早已不见,改为这样的水泥桥,方便了过往乡亲们。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竹林依在,木桥无存。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这就是赵家坝残存下来的青石板街。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当年的小河,因水库拦截,几尽干涸。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从三姐家住处向下看赵家坝。那一片水田,曾经是学校的位置。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这就是我的袁三姐和姐哥,他们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三姐还不忘关怀、叮嘱我们,询问母亲的健康。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见到了许多儿时的玩伴和朋友。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当年最好的玩伴---今天的大厨师傅 刘太泉,小名“刘黑二”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小学一年级的同学 彭春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见识一下乡村的坝坝宴,那种氛围,是在宾馆中寻不到的。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读贺知章《回乡偶书》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这次赵家坝之行,找到了这样的感觉。

姨妈早已过世,现在的赵家坝早已人是物非,寻找当年的留痕,远不是当初的景致,而留在心中的赵家坝,才是永恒的,也是最美的。

临别前,去给姨妈的坟上烧点纸钱,告慰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她当年的收养之恩。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原创)重回赵家坝(图/文) - 冉陆 - RLZ666-欢迎您

 

2008-6-24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