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LZ666-欢迎您

讲我的故事 ...

 
 
 

日志

 
 

【原创】当知青的那些事—北大荒记忆  

2008-11-16 10:41:34|  分类: 人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加积肥劳动

69年的冬季,天格外寒冷,说滴水成冰那是一点也不夸张。记得当年有个淘气的小知青还用个实验来证明:他把一瓢凉水向空中泼散出去,待水落在地上就是一些水珠状的冰粒子了,那气温估计在零下三十来度,这是我亲眼看见的!

 

冬天不能搞基建,我们基建班就与连队的十几个知青一道去参加连队的积肥劳动。北大荒是有名的黒土地带,老铁兵们说“肥得插根筷子都能发芽”。但连年的耕种让黒土地变得脊薄。大量施用化肥也不能提高多少产量,后来才开始注意土壤的改良,措施之一就是施用农家肥。不过一个连队的土地有上万亩,施点农家肥不过是杯水车薪的,但当时就是这样在做。

最初我们的积肥工作就是把连队的所有人畜粪便收集起来运到大田里去。

我们每天挥动大镐刨挖被冻得硬梆梆的侧所里的大粪,或者是清理牛圈、马厩。女知青们则是三人一组:一个人装筐,两人抬筐往马车上装。

冬天侧所里的大粪被冻得梆梆硬的,不能用粪勺舀,只能大镐刨,一镐下去,冻硬的粪渣块乱飞,刨下来的粪块像石头一块一块的。冻了的粪块基本就没有臭味了。戴着手套还可以直接用手来搬运,绝不会粘在你的手套上的。

侧所马厩淘净了,就去南大洼(位于连队南边的大水泡子,当地人也叫它“南河”)挖那种“草炭土”,塘里的水冬天是结了冰的,把冰刨开,下面的河泥冻土有一米多厚,黑油油的相当的肥,挖出来当肥用,这是一个冬天干的主要的事。

南方人是很难想象北方的那种冻了的泥土有多硬,那就像石头块一样。开始没有经验,一镐刨下去,只是刨出一个小白点。费了很大的气力,也只能刨下来一小块,还把手掌和虎口震得生疼。虽然很难刨,但我们都咬牙坚持着干,后来有经验了,慢慢地也能刨下大块的,刨下来的土块,再用马车运到大田里,用来改土也算是一种取材方便的肥料吧。

在北方,室外劳动是不能偷懒的,零下三十几度的气温,你必须不停地干活才不会冷。

天上明明是艳阳高挂,但却是出的奇冷。特别是早晨出工的那会儿,透过阳光的天空,不时还漂着亮闪闪的冰晶,那可不是在下雪,而是天气极冷时才有的一种现象。走在道上,脚下的积雪吱嘎吱嘎地响,地上、房沿上积的雪有一尺来厚,就像是泡沫海绵,那景致就是童话世界,现在回忆起来还很浪漫。(现在整个地球变暧了,可能很少再见到这种现象了。)

劳动时,大家都特别卖力,知青们个个的身上,因出的汗和热气穿透棉衣,在棉衣的背部形成一块一块的“白渍”,那是汗水冻结成的一层冰,用手一敲,硬邦邦的作响,都冻在棉衣上了,大家相互开玩笑说是“长了盖”戏称之为“王八盖”,身上冒的热气在头发稍上、眉毛上结成了冰茬子,看上去像是白发苍苍的,又戏称为是“杨白劳”......年青人的天性总是快乐的,劳动中相互开着玩笑,处处充满了欢笑。

 

不过,晚上收工后回到宿舍,人累得真是够呛,整个人就像要散架一样,和身一躺,倒在炕上就不想起来了。可是出过汗的棉衣里面是湿的,一敞风,凉精精的,再说棉衣外面还粘着粪渣土渣,又只好强打着精神爬起来,去打热水来洗澡洗脸。再说那土炕也是冰凉的,总得要烧热才能睡。

 

棉衣里的内衣被汗水打湿了,又没有多的衣裤可换,晚上回来就只有把湿了的内衣压在褥子下面,靠烧热的火炕来烘干。第二天还接着穿。因为那时的人年青,又一个比一个呈强,也不觉得那是种受不了的苦和累,睡一觉起来就恢复,就不累了。

我们住的是家属式住房,是连队临时用来改用的知青宿舍,有30多平米,大间住五个人,小间住三个人。外加一个小门斗(公用的门厅),条件还是很不错的。

(未完待续)

 

2008-11-15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