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LZ666-欢迎您

讲我的故事 ...

 
 
 

日志

 
 

我的教书生涯 是这样开始的  

2007-12-04 16:26:20|  分类: 人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八年的五月四号,我带着团武装部开的介绍信,离开学校到16连报到。

6连的位置在离1营营部(钢铁镇)十几公里的一个小岗坡上,有点前不巴村后不连店的。当初我很想分配在营部旁边的3连,因为3连离营部比较近,在3连还有我的一位同学,他家就住在那里。

但营部劳资科的赵科长执意将我分到6连,虽然很不情愿,还是服从了分配(事后证明命运并没有捉弄我… …那是后话)。

去连队报到的那天,下着小雨,背着行李走了将近2个钟头才赶到连部,泥一脚、水一脚的,那样子特别狼狈。

连队领导看我还是个学生孩子,就不忍心让我下地去干农活,分配我在基建排的瓦工班,跟着老职工学砌墙,当上了一名瓦工。

我就这样开始了人生的历程,也算是正式参加了工作吧。

那时大批的知青还没有来到连队,连队全是由部队转业来的“老铁兵”和从山东、河北招工来的民工构成。我成了这里最小的一名工人。

10月中旬,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等地的知识青年陆续来到北大荒,连队也开始热闹起来。

兵团的连队虽小,但也算是个小社会了,职工、家属算起来有六百多人。连里有食堂、卫生所、小卖店,有幼儿园。还有一所不大不小的学校,大约有100来个学生。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阴差阳错地走进了学校。

连队的学校里有个很特殊的班,那是个“混成”班。为什么称这个班“特殊”并且还“混成”呢?

首先,这个班的学生少,全班只有11个学生。

其次,这个班的学生不分男女是一个比一个淘。

这个班的11名学生中,只有一个女孩子。男孩子淘气自不必说了,仅有的那个女孩,教过她的老师都说“她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学校的老师介绍她:都敢跟男孩子打架,特别泼,说她简直就是个“疯子女”。男孩子则一个比一个淘,学习却一个不如一个,所以说这个班很特殊。

再就是因为这个班的学生来自校内各班,哪个年级的都有。凡是班上管不住的孩子,都汇在这班来。所以叫“混合”班。

有趣的是这个班有几个学生姓胡,还有四个孩子的名字后面都带个“海”字,老师们就戏称这个班来自“五湖四海”。

这个班是在特殊年代的特殊条件下诞生的。

当时连队学校的老师中,除了40多岁的陶崇仁老师是男的,其它都是才走出校门没多久的女知青。知青当老师当时也没受过什么师范教育,教学方法不多。加上她们的性格天生要柔弱一些,所以班里那些大一点的孩子就不听她们管,甚至还位和老师打架。其它班里也有这样的个别学生,受不了这些孩子的干扰,学校只好把那些所谓的“害群之马”统统都集中在一起。当时的指导思想是,对这个班“教不教知识都不重要,只要求把他们管住”。说白了,别捣乱就行。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特殊班”。

没有人愿当这个班的班主任。

原来有个66届的老知青接下这个班,没多久就被这帮学生折腾得焦头烂额的,后来借回哈尔滨生孩子的机会,一走几个月都不见回来,于是学生到处乱跑,砸窗户玻璃、烧教室的桌椅烤火,还用硝铵(种地用的一种化肥)把教室的黑板烧出了一个大洞还跑到校外去捣乱。

学校也临时找人来带过班,但用不了几天,来的人都是负气离开,搞得校长非常恼火,伤透脑筋。

一次,没人管的这些学生跑到我们基建工地来闹事。被我们给捉住了。大家一商量,干脆就把这几个调皮学生留在工地上劳动:让他们搬砖。于是瓦工班就派我来“领导”他们,理由呢,说我也是个才出校门不久的学生,说“学生管学生,摸得着根根”。没想到这几个学生倒也是听话,就在工地上规规矩矩地干了一下午。

少了他们闹事,学校顿时觉得清静了许多。不知谁给连里说了这事,有人就提议让我到学校去帮忙看管这班的学生,当然并不是去当老师,因为我的家庭出身不好,按当时的政治气氛,是不适合当老师的。只等班主任回来后,我就交班。

但一直也不见原来的带班老师回来。

连队党支部研究想另找个人来带这个班,但找谁去呢?学校的老师中,没人愿意带;从其它排里抽人?条件好的人他不来,条件不好的领导又不让他来。于是拖了一段时间后,我就成了这个班的临时老师,直到成为学校的固定老师。

到学校的第一天,我跟校长说“我从来也没教过书,上台去讲什么啊,上台什么话都不会说,怎么办?”校长姓高,是天津来的高67届的女知青,她给我说“你在下面怎么说话,上去就怎么说话,用不着紧张的。”又告诉我“上课的时候不要看着某个学生讲,要让目光平视,看着教室后面的墙讲,就成了。”又说“也不能完全不看下面的学生啊,你要用眼角的余光在不经意间扫视学生。”这一席谈话,就是我教书生涯中最初受到的“师范教育”。

那时正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上级对学校没有什么具体的教学目标要求,教的就是毛主席语录、诗词一类的东西。一个老师包一个班,什么都由你一个人包办。也因为是兵团连队自己办的学校,与地方上没什么业务和编制上的联系,教学条件也很差。别说是教学器材,就是学生用的书,有时候都不能按时分到。

学校的老师也是随时都在更换的。更换频繁时每学期都要换几个,甚至连校长都不固定,可以想象那时的教学质量如何了。

只不过在那样的岁月里,学校并不把知识的传授和学习当成一件事,只要能把学生管住,不出乱子就行了。

就这样,我在连队学校里教了两年书。

后来因为得罪了连队指导员的一个从河北农村来投亲的外甥,而“下了课”。但我不后悔下课。

再后来,我又回到了学校,但那时我早已离开了连队了,并且,是在恢复高考之后。

 

 

2007-12-4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